恐攻之后 巴基斯坦选举路线的挫败

  • A
  • A+
  • A++
2019-02-06

恐攻之后 巴基斯坦选举路线的挫败

 

文‧徐子轩

二○一八年七月巴国举行的全国性选举暴力事件频传、十一月大陆驻巴基斯坦总领事馆惊传恐攻,到底巴基斯坦面临了什么样的危机?

 

不久前,巴基斯坦大城喀拉蚩发生恐怖攻击,目标是当地的大陆使馆,有数名袭击者与警察伤亡;同一日,在巴国西北部小镇闹市,也出现自杀式爆炸,伤亡则达数十人。

 

前者已由俾路支解放军(BLA)出面承认,后者身份仍不明确。这两件事未必有直接关联,却透露出相同讯息,那即是巴国政府的新反恐策略出了问题。

 

所谓新反恐策略指的是,让极端主义份子参选,以数人头代替砍人头。目的在于使这些人服膺于主流社会、调节其利益与观点。

 

极端分子参选

巴国军方的另类盘算

 

二○一八年七月巴国举行全国性选举,包括中央和地方议员,约莫有一万两千多人参选。其中有一千五百多人来自各个极端主义和恐怖组织,这些人士共赢得不到一○%的选票,且只有巴基斯坦拉巴伊克运动(TLP)在信德省拿下两席地方议员。

 

恐怖组织的身份,并不是路人或网路随便决定,而是被巴基斯坦、联合国或美国等认定,列为名单才算。

 

大量极端主义份子的参选,主因之一是巴基斯坦军方的政治计算。军方希望通过竞选绥靖,也可以利用部份人士。例如虔诚军就是足以影响印度内政的工具,因此先前巴国并没有强力取缔,直到最近抵不住美国压力才开始有所动作。

 

军方的另外一个考量,则是与前总理谢里夫的斗争。早在二○一六年军方就向谢里夫提出此议,但遭拒绝。军方打的如意算盘是,如果这些组织参政,可分散执政党谢里夫政府的选票。但隔不多时,谢里夫因贪腐案下台,军方也就顺理成章的执行计画。

 

不过,这个策略显然不奏效。大多数极端主义份子并没有放弃既有立场。如TLP曾唿吁暗杀最高法院法官、唿吁军队叛变,其领导人甚至以荷兰亵渎先知为由,宣称若能掌权,将把荷兰从地球上抹除。TLP在本次投入最多候选人,虽然只拿下两席地方议员,但在全国斩获两百多万选票,已成第五大党。

 

激化意识形态

巴国选后内部冲突白热化

 

大选期间,暴力事件更是频传。最严重者莫过于俾路支省的默斯东(Mastung)爆炸案,在当地政党的集会上,自杀式爆炸夺走了一百三十多条人命,包括候选人与群众。其他政党之间也有彼此攻击、上演全武行的状况,或多或少都出现伤亡,有些地区甚至被迫中止投票。

 

换言之,对于军方的计画,极端主义份子也有自己的对策。许多人参选的重点不一定是想走议会路线,而是增加重塑政党政治和社会态度的能力与机会。藉着合法选举,仇恨言论等令人不安的现象,在政治集会与大众媒体上得到宣传,更让他们激进的意识形态合法化。

 

除了恐攻外,极端份子最新的行动是,TLP的领导与数百名支持者在二○一八年十一月底被警方拘捕,原因是TLP涉及大规模暴力抗议,使部分地区社会秩序瘫痪。至于TLP抗议的导火线其实非常简单,原因是一名被控亵渎神灵、遭判死刑的基督教妇女,获最高法院改判无罪,而她已在狱中度过八年生活。

 

最高法院的裁决引发TLP的激烈示威,要求处决该名妇女。有些西方国家愿意提供该名妇女庇护,但TLP并不同意,宣称不能让她离开巴基斯坦。部份人士则唿吁推翻政府,并计画将发动更大规模的抗议,情势一触即发。

 

如此观之,巴国内部的冲突并没有因选举而缓和,反倒更加激烈。巴国建国七十多年以来,有一半的时间由军方统治,但总算在今年完成二次政党轮替,由前板球明星伊姆兰汗,率领建党二十多年的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(PTI)拿下政权。

 

这表示人民已经厌倦谢里夫家族与其政治联盟的统治,愿意给年轻的PTI一次机会。但未来若想要巩固民主,新政府必须花费更多心力处理极端份子的问题。

 

 

恐攻之后 巴基斯坦选举路线的挫败 | 文章内置图片

 

 

【101传媒/整理报导】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文章内容若有侵权疑虑,请来信告知。

客服信箱:service@101media.com.tw

 

  • 本文评论:
延伸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