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0到1 史丹佛大学改变未来的一堂课

  • A
  • A+
  • A++
2014-10-13

从0到1 史丹佛大学改变未来的一堂课

(图/取自网路)

 

复制别人的模式比创新事物容易。

 

做大家都知道怎么做的事、提供更多熟悉的东西,这是由1到n。
不过如果只复制前人的路,就无法学习到他们的精髓。
创新是由0到1。

创新独一无二,创新的时机与开创出的结果也是新鲜奇特的。
 

我喜欢问面试者一个问题:「有什么是你跟其他人有不同看法,但是你觉得很重要的事实?」

 

这个问题直截了当,听起来简单,其实很难回答。从知识上来看,这个问题并不容易,因为学校教的是大家都认同的知识。从心理层面来看,这个问题也很困难,因为想回答这个问题就必须提出非主流的看法。才思敏捷的人已经很少了,拥有胆识的人比天才更难找。

 

我最常听到的回答有:

• 我们的教育制度崩坏,急需修改。
• 美国卓越超群。
• 这个世界没有神。

 

这些都不是好答案。前两个答案或许是对的,但很多人会认同。第三项答案只是在熟悉的辩论会中选定立场。一个好答案应该是这样的形式:「大部分人都相信x,但事实却与x 相反。」我会在这章后面提出我的答案。

 

这个反主流的问题和未来有什么关係?

 

简单来说,未来是所有还没发生的时间的集合。

 

但未来的独特和重要并不是因为事情还没有发生, 而是未来的世界与今天不一样。从这个意义来看,如果100 年内社会没有任何改变,那未来就在100 年以后; 如果10 年内社会出现巨变,那未来几乎伸手可及。没有人能准确预测未来,但我们知道两件事:未来大不相同,而且必定是从今日演变而来。反主流问题的众多答案就是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现在,而好的答案是让我们窥见未来最好的方法。

 

 

进步不会自动产生

想到未来,我们都希望是个进步的未来。进步有两种形式。第一种是水平或延伸式的进步(horizontal or extensive progress),这种进步是复制已经成功的方法, 也就是从1 到n;第二种是垂直或密集式的进步(vertical or intensive progress),这种进步是开发新的事物,也就是从0 到1。水平式的进步很容易想像,因为我们已经知道它的样貌 ;垂直式的进步比较难想像, 因为要做别人从没有做过的事。如果你从1 台打字机生产出100 台打字机,这是水平式的进步;如果你从1 台打字机做出1 台文书处理机,那就是垂直式的进步。

 

在全球化的时代,我们很容易想像数十年后全球会更融合、更相似,连我们的日常用语也显示我们某种程度相信科技决定歷史,例如我们把世界分为所谓的「已开发国家」和「开发中国家」,意味已开发国家已有成就,而较贫穷的开发中国家只需要随后跟上就好。

 

从歷史来看,新科技从来不会自动产生。我们的祖先活在静态、零和赛局的社会,掠夺别人财物占为己有就算是成功,绝少开发新的财富,长期下来一般人的生活还是很难摆脱极度的辛苦贫穷。社会从原始农耕生活开始,到中古世纪有了风车,16 世纪发明星盘,这1 万年来仅有零星的进步。直到1760 年代出现蒸汽引擎, 现代社会突然经歷一连串的科技进展,一路进步到1970 年左右,这些科技进展留给我们更富裕的社会,所创造出的财富远超过过去任何世代的想像。

 

1960 年代末期盼1 週工作4 天、能源便宜到不用钱,还有可以到月球度假。但这些都没有发生,智慧型手机让我们分心,也让我们忽视我们的环境还是很落后,事实上,过去半个世纪以来,只有电脑和通讯在大幅进步。这不是说上一代想像的美好未来是错的,他们只不过不该期待事情会自动发生。现在我们面对的挑战是,不但要想像新科技,我们还要更进一步把想像的科技创造出来,使21 世纪比20 世纪更和平繁荣。

 

 

创业思维

 

从0到1 史丹佛大学改变未来的一堂课 | 文章内置图片

(图/取自网路)

 

新科技常常来自新的冒险事业,新的探索尝试,也就是新创事业。各个领域都有新创的尝试。政坛有开国元老、科学界有英国皇家科学院,在商业界则有第一个开发出商用积体电路的快捷半导体(Fairchild Semiconductor)的叛逆八人组,处处可见一小群人因为使命感而结合,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。

 

正面来看,新创事业是说服一群人一起规划建立一个不同的未来。新企业最重要的优势就在新思维,新思维甚至比聪明更重要,小规模才有思考的空间。 这本书所要谈的,就是成功创新必须要问、也必须要回答的问题。接下来的内容不是一份简介或知识手册,而是一个思考练习。因为新创事业要做的事,就是必须质疑你的构想,从零开始重新思考。

 

【101创业大小事整理/报导】

 

  • 本文评论:
延伸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