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夜的轨道医生 吴承翔

2017-03-13
  • A
  • A+
  • A++

暗夜的轨道医生  吴承翔

图片来源/卓越杂志

文/摄影‧蓝砚琳

 

 

晚上十点,昏暗的土城机厂灯火渐明,三三两两身穿短袖深蓝色制服员工,专注确认各区段铁轨缺陷状况,并为上线时可能造成车辆故障的零件进行测试,待捷运末班车驶离后,迅速将高近三公尺、长达三十三公尺的黄色磨轨车开往要修缮的地点,赶在凌晨四点半前完成养护工作,就为每天数百万名乘客的安全把关。
他们,是鲜为人知的磨轨员,而外界,给了他们一个称号─暗夜的轨道医师。

 

 

凌晨上工
想「搞轨」一点都不简单

 

 

「铁轨弯曲程度不一样,车子磨久了必然会有耗损,而我们的工作,就是把铁轨磨成原来的样子,降低噪音和车体晃动,让旅客安全的乘坐。」臺北捷运轨道厂技术士吴承翔说。
毕业于南港高工机工科的吴承翔,从高压清洗一车、二车等职务轮调后,转任研磨股担任铁道磨轨员,十三年前便成为北捷一份子的他,讲起这昼伏夜出的磨轨工作,原本腼腆的表情,瞬间生动起来。
吴承翔笑说,由于之前工作接触钢轨较多,并没有开过磨轨车,因此上线时,也曾因狭小的驾驶舱内布满密密麻麻的零件、感应器而紧张不已,因为只要有一个感应器故障,就可能要出动电联车拖动,耽误后续的磨轨行程。
不过,在经过十多年的经验累积,吴承翔反倒成为「搞轨」职人。
他解释,进行磨轨前,要确定高压电断电与否、下车巡视轨道是否有障碍物;而凌晨一点半所有电联车断电后,则紧盯萤幕显示的轨道损害,并放下十六颗磨石进行铁轨磨整。吴承翔指出,「由于要赶在四点半前结束,磨轨工作得在三小时内完成,而我们一天约磨八百公尺,每趟十五分钟,来回八到九趟,」以时速五公里的慢速细磨,针对钢轨状况做研磨头角度调整,便是磨轨员日復一日的工作。
但,磨轨员的工作不仅如此。磨轨时所产生的火花,可能影响轨道旁的电子设备,因此在车上的工作,除了绷紧神经开车研磨外,随车同仁也必须注意附近设备的状况,避免损害隔天的发车。

 

 

要当磨轨员
请忍受高温及噪音!

 

 

从事磨轨的岁月,对于北捷轨道状态,吴承翔可谓瞭若指掌。
问起北捷区段中最具挑战的磨轨经验时,便笑了笑的说:「应该是东门至中正纪念堂那段吧」!
和高铁、台铁轨道线形相比,臺北捷运属于都会密集型,因此多是弯曲形状,而车子运行时遇到转弯会产生较多离心力,久而久之,对钢轨产生较多损伤。而恰巧东门连接中正纪念堂有个大弯,容易产生波状耗损,「如果你常搭乘,会发现那段容易产生噪音,」吴承翔说,由于该段较长、曲率半径大,磨轨时隧道环技温度破五十度、机器设备本身的温度可能飙涨九十至一百度,而此时车体会因保护装置而停驶,只能等待车体降温才能继续动作。
然而这样的不便,其实是磨轨员天天都可能面对的问题。吴承翔表示,有时磨轨所发出的噪音,难免会影响附近居民的睡眠,「不少民众会因为噪音过大而陈情,我们只能暂停该路段的工作……」面带苦笑的他并未明说,但为了保障乘客的安全,即使承受骂名,也甘之如饴。
当然,磨轨时所发出的噪音、粉尘及高温,也都是磨轨员所承受之重,「我们属于轨道维修的最末端,就是要排除铁轨上面的问题,因此就算日夜颠倒、不知道我们的工作重要性也没关係,只要大家开心我们就开心,」吴承翔的一句话,不偏不倚的道出在社会中默默付出者的心声。

 

 

 

资讯来源:卓越杂志

  • 本文评论:
分享: